技能與道德:如何選擇律師

發布時間:2020-05-01 14:28:00

在2015年的第一期《重慶律師報》上,以“厚德”為主題的封面話題映入眼簾。這是一個多么沉重和嚴肅的話題

技能與道德:如何選擇律師

在2015年的第一期《重慶律師報》上,以“厚德”為主題的封面話題映入眼簾。這是一個多么沉重和嚴肅的話題?

我不禁回想起多年前我擔任《中國律師》雜志主編時一直縈繞在心頭的一個問題:面對技能和道德,如果我們必須在兩者之間做出選擇,律師將如何按下自己的選擇鍵?

雖然我一直在想,但我一直沒有得到答案。真正促使我提出這個問題并與律師們討論的是,我最近讀了2007年秋季耶魯大學法學院院長哈羅德·h·科的歡迎辭。

在我看來,這篇演講充分說明了耶魯法學院的特點和特色。耶魯法學院最大的特點是把法律作為促進社會進步的重要力量,并把它作為培養人才的基本原則。耶魯法學院認為,律師不僅是為私人和企業提供法律專業知識的人,也是決策者、政治家和社會改革者。這一理念體現在教學內容上,既強調法律專業知識,又強調學生在哲學、經濟學、政治學、歷史等方面有堅實的基礎。

特別是哈羅德·h·科總統在演講中深情地對學生們說:“永遠不要讓自己的技能超過自己的品格。在接下來的幾年里,你的技能將突飛猛進,但記住要讓你的角色保持領先?!痹谖铱磥?,這篇文章不僅對法律專業的學生有好處,而且對所有的法律人都有好處。

“在耶魯法學院,你會逐漸得到什么?”院長告訴學生們了?你將逐漸掌握法律技能:這些技能將使你能夠把人投入監獄;拯救或摧毀人們的生命;為天文數字提供理由等等。但正如我們所知,巨大的權力也意味著巨大的責任。這些技術和工具有時間和空間限制。所以用盤問的方式把證人帶下來,但是當你和你的室友談話的時候就讓它過去。

因此,哈羅德院長要求學生記住,你的職業生涯從今天開始,你在這里所做的選擇將影響你的職業聲譽。當“行為操守委員會”決定是否接納你進入這個行業時,不僅要考察你的法律專業性,還要考慮你在執業過程中的行為是否合法和道德。你發送的每一封郵件,你打開的每一個博客,都會留下一條書面記錄;你公開發布的關于你自己和他人的所有信息,都會永遠記錄你的行為。

演講結束時,哈羅德教授建議學生們在尋求自身原因的同時,深入思考如何為社會謀福利。你將如何為公眾利益作出貢獻?你會致力于什么樣的公益事業?

接到重慶律師的邀請后,我又想起了困擾我多年的問題,重讀了哈羅德教授的經典演講。更重要的是,我又想起了馮翔教授的問題。

幾年前,美國學者馮翔教授在《律師文摘》上撰文問道:一個好律師能同時成為一個好人嗎?對此,也有律師質疑:好律師不是好人嗎?在我看來,雖然從邏輯上講似乎對律師不公平,但從目前律師行業的現實和社會上對律師的諸多誤解來看,“鳳翔之問”是適時提出的,具有很高的層次和百年的難題。

因為無論是當事人還是律師,無論是老人還是老百姓,都可能覺得這是一個很容易回答卻又不容易回答的話題。

我覺得馮翔教授要的好律師也是好律師。應該是一個既有技巧又有道德的律師。

毫無疑問,律師是法律專業技能的大師。在我看來。所謂律師,就是把復雜化為簡單,被動化為主動,把過去的風潮化為神奇的專業教師。但高技能是否意味著成為一名好律師?

馮翔先生認為,在美國,按照全國律師協會制定的標準,所謂的好律師應該熱情、勤勉地為客戶或被告服務,前提是后者的要求是合法的或看似合法的。那么,什么是好人?按照常識,他們的行為必須符合公共利益和社會公德。但從法律上講,顧客或被告人的要求雖然沒有明顯的違法行為,但有時可能不符合公德,有時可能對他人造成傷害。因此,當律師為他工作并提供咨詢或訴訟服務時,他面臨著一個道德選擇問題:律師的職業義務與一個好人的道德標準相沖突。我該怎么辦?

根據歷史傳統形成的實踐,應建立一套職業道德或職業道德作為實踐的指導,兼顧各方利益。然而,不可避免的是,有些律師的道德水平下降了。他們往往采取“先富起來”的態度,或者干脆和壞人混在一起。因此,律師協會應當按照律師職業道德規范,對各種違法行為進行處罰和制止,向政府和社會公眾作出解釋,避免出現一塊老鼠屎壞了一壺湯的尷尬局面。

由此可見,律師應該既是一個好律師,又是一個好人。也就是說,任何律師不僅要追求專業技能,更要追求職業道德??傊?,無論社會如何誤解“律師是為壞人說話的人”(因為這是一個需要更多文字和筆墨來詳細解釋的問題),律師都應該始終追求成為一名紳士律師的目標。

為此,我對什么是“紳士律師”進行了提煉和概括。在我看來,所謂的紳士律師,應該是那些眼光長遠、視野開闊、胸懷包容的人;那些不爭一時就能勝負的人,不分一時得失,不分案件大小,不想收多少錢,不看客戶的身高,不要問背景的優劣;敢于挑戰體制的弊端,敢于挑戰強大的壞習慣,為國家利益著想,為老百姓著想,為未來著想;為職業責任而憔悴,為民生利益憔悴,為法律尊嚴視為自己的生命;能講真話、辦實事、不急功近利、不全力以赴的;充滿公平正義的,充滿法律智慧充滿社會良知的律師;窮而善其身、達其目的、助其天下的律師,不睜大眼睛看金錢,不忘卻利益的律師;勇于承擔社會公益責任、選擇法律守護者使命的律師;想想當事人的想法,說當事人的話,擔心當事人擔心什么,擔心當事人擔心什么,一般來說,是一個知道自己應該為誰服務、如何服務,知道自己的人生價值和專業知識,知道自己應該為他人做些什么的律師,工業、社會和國家。

相比之下,標準可能有點高,要求可能有點嚴,但正是因為這位紳士,才需要高標準、嚴要求。我們可以認為,只要我們是紳士,就不怕周游世界;只要我們是紳士律師,就不怕周游世界。

誰是紳士律師?誰能成為一名紳士律師?也許這不是水平的問題,也許這不是能力的問題,這是態度的問題,這是身高的問題。

正如一位律師朋友所說,一個好律師與法律無關。那么,這和什么有關呢?所有這些事情都與生活有關,這是一個真理。在這方面,我對馮翔先生深表同情。更重要的是,對于近30萬中國律師來說,這個問題絕對不是多余的問題,而是一個必須回答的命題。

最近,江平先生又提出了這個問題??磥磉€是有問題的。

在北京律師楊培國的新書《132個好律師原則》(法律出版社出版)的前言中,江平先生特別提出了“三個需要”:

首先,社會需要好律師。正如我之前所說,“律師有一種服務方式和治理方式。服務的方式就是如何為當事人服務。他給我錢,我給他服務。治國之道,就是用法律來維護社會的尊嚴和社會的公平正義?!蔽艺J為,一個兼有律師服務和治理雙重職責的律師是社會需要的好律師;

第二,當事人需要好律師。律師的職責是“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”,履行律師的神圣職責。我認為,當事人需要一名好的律師,不僅要依法“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”,而且要有勇氣和智慧挑戰不作為、亂作為的公權力,肩負起“維護法律正確實施”的責任和使命,維護社會公平正義”。

第三,這個行業本身需要優秀的律師。如今,律師行業中彌漫著濃厚的商業化氣息。許多律師忘記了自己的社會責任和職業使命,盲目追逐金錢,缺乏“嚴謹、科學、誠實”的心態,導致律師的社會評價不高,律師的聲譽自毀。因此,律師職業本身需要一個好的律師來樹立律師形象,而不僅僅是一個大律師和一個著名的律師。

從這個角度來看,無論是耶魯大學法學院的哈羅德教授,還是中國著名法學家江平,美國學者馮翔,還是像我這樣的律師,都希望每一位律師都能成為一名不怕走遍世界的“紳士律師”,一個能正確處理技能與道德關系的好律師,一個能與第一好律師并駕齊驅的好律師。

有鑒于此,我曾在“律師精神”研討會上向律師提出“三個希望”:第一,不要讓我們的技能超越道德品質;第二,不要讓我們的利益超越正義;第三,不要讓我們的目標超越責任和使命。

康德的墓志銘說:有兩樣東西,我們越是經常和堅持不懈地思考它們,我們就越能用它們新的、日益增長的魅力和崇敬充實我們的心靈:我們頭頂的星空和我們心中的道德法則。那么,那些能仰望星空、腳踏實地的優秀律師又在哪里呢?


成都麻将机多少钱一台 中国石油股票分析 北信源股票股吧 股票趋势分析 股票投资指导 股票群聊微信 美国中产家庭的资产配置 今日股票大跌原因 新纶科技股票行情 近期股票市场分析 股票大盘